杭州44歲男子獨自走進溶洞,失聯4天!曾一人攀登珠峯、騎行西藏!救援隊艱難搜尋,結果...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01-18 18:17   

杭州日報訊 從上週四開始,44歲的富陽朱先生就沒了消息。

他是一名探險愛好者。按照家屬的説法,他此前從千島湖出發,只知道前往桐廬瑤琳鎮探險。直到1月16號,當他的家屬聯繫桐廬警方報警時,他已經連續幾天沒有消息,無論是電話、短信都沒有回覆過。

最讓人揪心的是,他始終都是一個人行動的。

朱先生究竟去了哪裏?接到報警後,桐廬警方迅速通知了瑤琳當地的專職消防隊以及民間救援隊,組成了一支三十多人的救援小組出發搜尋。

此時擺在救援小組面前的線索極其有限:根據公共視頻,初步鎖定朱先生曾出現在瑤琳鎮東琳村紀龍山一帶,但他究竟是往山上走,還是進了溶洞,一切都還是未知數。

該溶洞是探險者常選的冒險地

洞口,大家發現一隻保温杯

家屬報警的當天下午,搜救隊伍出發前往紀龍山卧龍洞一帶展開地毯式搜尋。

紀龍山與著名景點“瑤琳仙境”相距不遠,典型喀斯特地貌,海拔800多米,卧龍洞則是其中一個景點。這個地方大小溶洞眾多,且多暗河流泉,也是探險愛好者經常選擇的冒險地。

根據當地傳説,過去該地每當久旱不雨,蛟龍就會出洞,剎那間大雨傾盆而下。人們為了紀念它,就把周圍的羣山和居住的村莊稱為紀龍山,把蛟龍居住的溶洞叫做卧龍洞。本地人都知道,傳説歸傳説,溶洞因為未經人工開發,貿然進入危險才是真的。當天,大家搜尋了許多地方,但都一無所獲。

當地派出所倒是查出了點眉目。17號民警在調查走訪中,一位當地拓展教練表示,自己在14日那天見過一名男子,和朱先生體貌特徵很像,曾在紀龍山卧龍洞一帶出現。

搜救隊伍再次向卧龍洞出發,最終有人在卧龍洞的洞口發現了一隻保温杯。

“我們當時猜測,如果這隻保温杯屬於朱先生,那他大概率進了溶洞。但不確定這是不是他有意為之,難道是為了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行蹤嗎?”搜救人員回憶。

但無論如何,搜救必須進行下去。大家陸續進入溶洞,沿水路展開搜索,裏面的環境也是越走越艱險:如果不打燈光完全無法前行,許多通道很窄,口子又小,只能一人低伏通過。

掉下落差25米的空間,他死裏逃生

“4天沒吃東西,沒想到你們會出現”

溶洞走到一公里多的時候,空氣逐漸稀薄,很多救援人員感覺到悶熱,呼吸也有點不暢。

“這個地方,真的不適合一個人探險,他怎麼會往裏面一直走的呢?”有人不禁想問。

直到12點半,最前方打頭陣的隊員們傳來兩個消息。好消息是,他們已經聽到了朱先生的聲音,確定他就在溶洞的深處。壞消息是,他似乎在溶洞盡頭,而且盡頭是一片高低落差極大的空間,裝備不足,無法救援。朱先生還有意識,裝備也已經備齊,大家趕緊制定出了一套救援方案。

能夠明確的是,朱先生現在所處的位置是一個落差達到25米,甚至更大的溶洞深淵。救援人員通過裝備,速降下去,依稀確認這是一片面積很大的水塘。朱先生靠在一旁的石頭上,他穿着一件灰色登山服,臉色很差,身上也有一些傷。

好在,當救援人員讓他吃了點食物和水後,精神狀態慢慢有了好轉。他相當激動,“四天沒有吃東西了......沒想到你們會出現......”

他告訴救援人員,自己四天前一個人進溶洞冒險,其實裝備也沒帶齊:手電筒沒帶,只能靠手機照明,水和食物也沒帶,只帶了一台相機。

曾獨自騎行西藏,攀登珠峯

這一次,他迷糊中掉了下去

多年來,他都是一個人探險,也習慣了這樣的方式,騎行西藏,攀登珠峯,卻在杭州的一個溶洞不慎“失手”。

“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進了溶洞,還會一直走,一直走......可能是因為缺氧,頭暈,失去了判斷。我後來模模糊糊,一下子從二十多米的地方掉下去,如果不是因為下面是水塘,可能真的......”

朱先生説自己當時暈了很長時間。醒來之後,發現手機壞了,周圍漆黑一片,也不能確定時間和具體位置。

後來他還是冷靜下來,試圖尋找出解決辦法。憑藉着多年的户外探險經驗,他仔細聽周圍的水流聲,嘗試着能不能攀爬出去,但落差實在太大,只能作罷。

人受了傷,無法和外界聯繫,缺氧還沒進食,確實讓朱先生有些崩潰......

萬幸,最終他還是死裏逃生。歷經4個多小時,救援人員成功將被困失聯了四天的朱先生護送到溶洞外,交由等待的醫護人員治療,目前他的身體情況也比較穩定。

14年時,也發生過十個業餘"驢友"被困卧龍洞的險情,幸好最終也被及時救出。消防人員提醒説,如今登山越野、洞穴探險等户外運動越來越熱,但因為驢友的準備不足、盲目探險造成的迷路、被困的消息每年都會有。

來源:杭州日報  作者:記者 李維和 通訊員 盧奇 何超  編輯:高明楨
返回
該溶洞是探險者常選的冒險地洞口,大家發現一隻保温杯家屬報警的當天下午,搜救隊伍出發前往紀龍山卧龍洞一帶展開地毯式搜尋。我後來模模糊糊,一下子從二十多米的地方掉下去,如果不是因為下面是水塘,可能真的......”朱先生説自己當時暈了很長時間。他相當激動,“四天沒有吃東西了......沒想到你們會出現......”他告訴救援人員,自己四天前一個人進溶洞冒險,其實裝備也沒帶齊:手電筒沒帶,只能靠手機照明,水和食物也沒帶,只帶了一台相機。